导航菜单

市井人家(1)

  黄昏四合,天色渐黑。

  当我散步归来,坐在梁老板的油坊骑楼下时,闻到了一股浓郁馨香的花生麸味。

  街灯亮了,城里已是万家灯火,油坊里也亮起了橙黄的灯光。

  梁老板的妻子郑薏,正在屋后的厨房炒菜。锅碗瓢盆,时有碰撞,响声清脆。此刻,这一家人,尚未开台吃晚饭。

  谁都知道农民辛苦,从天光忙到天黑。其实,市井人家,那些开作坊,做小生意的,又何尝不辛苦呢?

  忙,忙得充实,忙得心红。不勤快一点,挣得到钱么?能改善生活么?自古以来,人们对这个勤字,总是看得很重。要不,人家就说你是“大懒蛇”。你就是帅哥靓女,若死食懒做,连讨老婆、找婆家都难。

  这梁老板,是我在这城里较为熟悉的一个朋友。很多年前,他曾经邀我同他去乡村,采购过花生,帮他记过数。

  他是一个勤快人,凡扛花生上车,卸货,榨油,卖油,铲麸打包,各个工序,总是亲历亲为,挺辛苦的。劳作的时间又长,每天开门经营,至少得13个小时。

  这梁老板年轻的时候,从农村出来,曾经在我们单位做过建筑工。

  我每到工地统计工程进度,都会见到这个虎气生生的小伙子,壮壮实实的,一脸的红润,粗眉大眼,一头粗黑的发,俊俊的,看也看得,打也打得,那人风,真不比城里的后生们差。

  他性格开朗,爽脆,勤快,肯学,尊重师傅,与工友相处融合,为众多工友所喜欢。

  那时候,他与同组的木工师傅郑祥为友。这郑祥因为按乡俗过继给其叔父,在这城里落了户,同叔父一家人一起生活。

  这郑祥的叔父老郑,原来也是我们单位的职工,技术活了得,上世纪50年代,他年轻力壮时,就曾同另两位工友,上北京参加过国家重点工程建设,还是本市的先进生产者,在本地的建筑行业中,很受人尊敬。

件,征得其弟同意,便有了郑祥这么一个继儿。那是1983年,是政策允许职工子女接班顶职的最后一班车。

  这郑祥进城落户后,知道大堂妹已经进了一家糖厂,在厂里有了她自己的家。而二堂妹郑薏,则在工地上做临时工,晒得黑不溜秋的,人又瘦,23岁了,还找不到婆家,而最小的堂妹刚上高中。

  人的想法总是有差别的,做事自然也有所差异。有的人,凡事先为自己打算,算盘珠子打得再响,也总是往自己的面前拨。而心地善良的郑祥,不仅对叔、婶特别敬重,孝顺,而且凡事总是先为堂妹着想。他极力主张让堂妹郑薏接班,他则做临时工。

件都好一点,我们得为她着想。”

  于是,郑薏便接了班,成了我们这个集体建筑施工企业的一名固定职工。

  9903878-f8bad71ab14419bf.jpg

  图片发自简书App

达到当天最大量